灿烂人生

我赞成自由,认为每个人都有权利去追求自己喜欢的生活,然而自由的代价竟是死亡?事情真是如此吗?又真的发生了吗?我不相信。

你要让茉莉亚弹琴,告诉她她有多美好,你要说,茉莉亚,为我演奏吧。

熔炉

我们一路奋战。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让世界改变我们。

情书

亲爱的藤井树你好吗?我很好。

亲爱的渡边博子小姐,因为我很害羞,所以没有把这封信寄出去。

阿飞正传

十六号,四月十六号。一九六零年四月十六号下午三点之前的一分
钟你和我在一起,因为你我会记住这一分钟。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一分钟的朋友,这是事实,你改变不了,因为已经过去了。我明天会再来。

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因为我而记住那一分钟,但我一直都记住这个人。之后他真的每天都来,我们就从一分钟的朋友变成两分钟的朋友,没多久,我们每天至少见一个小时。

我听别人说这世界上有一种鸟是没有脚的,它只能够一直的飞呀飞呀,飞累了就在风里面睡觉,这种鸟一辈子只能下地一次,那一次就是它死亡的时候。

超脱

​ During the whole of a dull,dark soundless day
  在那年秋季枯燥,灰暗而瞑寂的某个长日里
  
  In the autumn of that year, when the clouds hung oppressively low in heaven
  沉重的云层低悬于天穹之上
  
  I had been passing alone on the horse’s back
  我独自一人策马前行
  
  Through the Singularly,dreary tract in the country
  穿过这片阴沉的,异域般的乡间土地
  
  and at length found myself, as the shades of the evening drew on
  最终,当夜幕缓缓降临的时候
  
  Within the view of melancholy House of Usher
  厄舍府清冷的景色展现在我眼前
  
  I know not how it was
  我未曾目睹它过往的模样
  
  But with the first glimpse of the building, a sense of insufferable gloom pervaded my spirit
  但仅凭方才的一瞥,某种难以忍受的阴郁便浸透了我的内心
  
  I looked upon the scene before me the simple landscape features of the domain
  我望着宅邸周围稀疏的景物
  
  Upon the bleak walls,upon the white trunks of decayed trees
  围墙荒芜,衰败的树遍体透着白色
  
  With the utter depression souls
  我的灵魂失语了
  
  There was an iciness
  我的心在冷却
  
  A sinking.
  下沉
  
  A sickening of the heart
  显出疲软的病态

​ ——爱伦坡《厄舍府的倒塌》

我从未如此深刻的感受到,与灵魂相距甚远,而我的存在却如此真实。

​ ——阿贝尔·加缪

The child’s intelligent heart can flatten the death of many dark places, I can not find any kind delicated moment at its own attachment. 赤子之心可以照亮潜藏于死亡中的黑暗,我将再也无法找到那样脆弱易碎的事物。

And never have I felt so deeply at one and the same time so detached from myself and so present in the world.我的灵魂与我之间的距离如此遥远,但是我的存在却如此真实。

我还从未如此深切地感受到:既超脱了自我,又生存在这尘世中间。

Our young men

你们这一代年轻人

Today

当下

They being told that women

他们被这样告知

are whores

女人都是妓女

Bitches,things to be secluded

婊子,被排挤

Beaten

殴打

Shit on

欺辱

Ashamed

蒙羞的对象

This is a marketing holocaust

这是一场24时不间断的

24 hours a day

传销式精神屠戮

For the rest of our lives

使我们的后半生

The power that be

都受这种错误观念的控制

A harder work

它很强烈

Dumbing us

蒙蔽我们的双眼

To death

至死方休

So, to defend ourselves

为了保护我们的头脑

And fighting against the stimulating of this dumbs into our thought processors.

阻止这种愚蠢的想法渗入我们的思想进程中

We must learn to read

我们要学会阅读

To stimulate our imagination

用以激活我们的想象力

To cultivate

耕耘它

Our own consciousness

提高我们的自我意识

Our own belief systems

我们的信仰系统

We all need these skills

我们都需要这样的技巧

To defend

用以抵御

To preserve

用以保有

Our minds

我们纯粹的精神世界

一个人可以轻易的学会不在乎,但学习在乎却要付出百倍的勇气和努力。

有一种感觉无时不萦绕在我脑海中,我对自己很诚实,我不再年轻,我正在老去,开始厌倦自己身体里的灵魂,有好几次,我用光了所有表情,从人群中仓惶逃走,就像你当年一样。

在试图做父母之前,人们应该,先确定自己达到了那个标准,别在家里做实验。

我感觉就像在家里一样,没有父母,一个人也没有。我想过这件事的合理性,这是窥伺。那些该死的问题的内在根源的第一现场。我们中的一些人觉得自己能做些什么,可有时我们从梦中醒来,才发现我们最终一事无成。

我意识到了一件事,我和你不是同一种人。我不该在这里,我的灵魂不在这里。你可以看见我,但我只是一具空洞的躯壳。

Failing, we are failing. Failure does have sense of mean. I’ve let everyone down. Including ourselves.我们失败,不断失败。失败的意义就是让每个人都失望,包括我们自己。

我知道这些事的重要性,后天的引导以及一个帮助你理解你所生存的世界的复杂性的人。在我的童年里并不存在这样的人,我孤独地长大。

我不是钞票。 但我却像一张被揉过的纸币,在社会上流动着。

我记下的往事足以集结成册,而我把所有的眼泪还给了自己。这是所有不幸的发端。

人们彼此疏远,内心却支离破碎。每一天结束,也许你是常人中偏执又疯狂的那一个。你急于融入人群,因此又一次变成了随波逐流的群居者。为此你付出的代价,是一种长期的超脱的痛。不论幸是不幸,你的挣扎,无人能见,无人能懂。

我们都需要一些东西,使我们从繁琐与现实中解脱,或多或少思考下事情的根源。没人愿意去想,需要多少努力才能脱离,脱离苦海。我们都需要解脱。

我的灵魂不在这里。你可以看见我,但我只是一具空洞的躯壳。

潜行者

夏日已然消逝,也许永不还复,阳光如是温暖,然而犹嫌不足。
一切行将过往,坠入我的双掌,宛如五瓣之叶,然而犹嫌不足。
邪恶未尝消失,良善犹未惘然,尽皆闪耀清光,然而犹嫌不足。
生命予我气力,平安匿其羽翼,我总掌握运气,然而犹嫌不足。
叶片无一点燃,枝梗全未断裂,白昼清如玻璃,然而犹嫌不足。

​ ——阿尔谢尼伊·塔可夫斯基

秋日奏鸣曲

我的悲痛就是你暗地里的快乐吗?
女儿的不幸就是母亲的胜利吗?

“(是否能拥有)对(事物的)真实的感受,取决于天赋”
“大多数人缺乏这样的天赋”
“也许这样也好”

也许一切都已经太晚了。我是说,有很多机会可以去相互关心。
我再也不会让你从我的生活中消失。

夜以继日

我从出生到现在都觉得自己是在梦境里。
不对。
之前发生的所有事都像一场很长的梦,一个很幸福的梦。
感觉自己长大了。
但是,梦醒了。
我,还是一点都没变。

游戏规则

谎言真是种沉重的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