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写诗不懂诗歌的人的即兴胡言。

中学时代在草稿纸上写过不少小诗,大部分都沉在车库的角落里了。


2022.03.25下午

在雾气的镜中,
我看见他跳跃的本体。
腾空之羽,
翻转,
罗网颤抖拒绝它的僭越。
流动的声波喧哗,
踮脚趋近,
鼓点砰隆。
我在,
我盘腿,
我席地而坐。
我是没有面孔的观者,
旁听步伐舞动,
绿茵场上位置了却。
黄色碱地上候场神之灵,
干裂柴火,
蠕动、欲说还休。
用脊柱分块机械进程,
静默、停格气压。


2022.03.05晚

(不是诗,是重生宣言x)

无疑,他们比我热爱生活。

然而不愿去看到那些看似精彩纷呈众生百态却实则在这样的一个小圈子里千篇一律的所谓生活。不愿看囚者的自欢,或是自诩为文艺青年睥睨天下的自恋嘴脸。我看见他们表面光鲜亮丽的文字与图片背后的丑恶,我可以一次又一次地选择性忽略,但,何必总是为难自己。

用观察者的姿态去看人类的演出,有人会弄假成真,有人能本色出演,有人只可拙劣表演。我钟爱真实,不管以何种方式达到。我的防御机制使我对对我来说原应去责难、愤怒的东西完全无感,但无感的代价令我几乎窒息,从无数次的失望通向绝望。那便不如从开始就斩断期望吧,为什么我要去忍受去自虐,去让接踵而至的小丑在我眼前跳舞。

留下的是少数可爱的人。我爱真正的闪光与自爱。

伪孤独者并不孤独,最孤独的反是最自傲的丑角。

“你是一个冷漠的人了。”,我听到死去少女ttsuxx对我说。

“但是谢谢你让我重生,我喜欢这样的你。”


致P(2022.03.05晚)

气味和颜色俱无,

理智抑止笑意,

奔我而来,

姓名的问候,

我爱她。


2022.01.03下午

一团散沙
聚拢
战战兢兢,失语者抡起铁锤,砸碎喉头的闭锁
语言说出便风起沙扬
声音混入地表,在空中奏响——没有钢琴的钢协。
他说,他要偷盗阿喀琉斯的脚踝造就永生
让阿喀琉斯斩除所有的槲寄生
他的偶像从此也便有了光的归宿
捭阖沙漠的飞散 尘舞
我穿过失语者从前划下的字符
埋葬在沙的丘陵中央——
他摘下伪制的黄金面罩:
迷途人的返乡是缥缈的,它映射出多维的神话
在体表画圆,那世界的中央就是迷途者本身。
在风暴中他再次戴起了面罩,
透过无以计数的砾粒,翻滚、喧扰
我看到了
他眼中曾经的乡的莽原。

而他没有调,
没有韵,
没有开始流浪之前对乐欣喜的泪水
他只是
一位不再热爱音韵的失语者
会在神经的粒子间类比坍塌家园的废墟与风化的总谱音符的痕迹
然后升起磨碎的充盈感
在干涸中为他者修葺无用的床褥。


2021.11.12早

我用各式各样的暗喻将自己裱起来,
挂在满目疮痍的烂墙上。
墙原先是雪白的,
光亮的,
好若幼女的胴体,
她只是懒散地赤裸睡着。
没有人会叫醒她说,喂,女孩子要穿衣服,你个小娼妇。

小苍蝇还只是个孩子,
一想到如此的画面,
量身定做的春宫图,
春心一荡,
刚刚学会的扑翅便乱了套。
跌落到外面锈迹斑斑的水头龙上,折了条腿。
好想把断腿安葬,在少女微妙情愫的糖果盒里,就算是死我也愿意,溺死在幸福的甜味中。注视着我死亡的上帝会眷顾我吗?他会笑我玩世不恭,死于甜蜜。
但那里已神圣到它近乎愿为之顶礼膜拜的地步,
一刻的驻留都不行啊。
我不能、不能以如此残缺的姿态在我伟大的神灵面前现身。
终有一天,你会破败到让我能拥抱的程度。

我在烂墙与画框的夹缝中发现了一条苍蝇腿,
一碰成了灰。


2021.05.15晚

像突起的喙
黑曜石的光芒
蒺藜草的刺
胆怯的
浸没在福尔马林的残缺物
刀光剑影
趋离 趋离 趋离

镜湖 映不出面孔
乘一座舟 荡漾
于近朱者赤的液面,红了颔青了颈紫了尾
伪善的圣人在湖心呼唤

镜头拉远
森林之上 星河的夜消匿不见
枝干亘古前刻下的祝福隐现
幸福的欢笑的脱缰的向往的
你要成为
厉害的无量的热烈的夺目的

你已是啊
商品永动机明码标价

(“颔”是输入的时候加的,原来的那个字实在是不认识了。)


2019.10.11晚

然后爆炸
一半的既成事实
无力回天
另一半
请肆意爆炸
将光刻于眸底
将热传至指尖
飞腾的尘烟不断
发聩的巨响不绝
气息是干泥灰与火药刺鼻
失败的爆破?
成功的试炸?
要看到地底的洞渊
是非成败善恶美丑无关
能量守恒


20190920晚

1(嘎嘣声)

一只死于我的笔尖
一只死于我的书下
我在杀戮,它在逃脱

不知几爪并用,拼命前奔
跳跃
身长的几十倍
立定跳远的世界奇人

血腥味
在之前,于空气中
弥散

又一只
却没了嘎嘣声
它太小
不值一提

2

好困
本想诗兴大发
被电子版书折磨
瞪还是盯
规律从左耳流出
一纸空白

墙好近
周身白墙包围
没了风景
今晚第一次
学校的夕阳
橘到五彩
并不美丽

酸痛的眼
模糊
人类在我身后
可我无法观察

让我走
让我离开
让我逃遁
让我消失
毁灭吧,数学

3

想睡觉
回家
书包也不带
开门脱鞋,进屋关门
倒头呼呼大睡

但睡不着
但回不了家
但不能睡觉

该死的白炽灯
满黑板的作业
结束的铃声何时响起

累了
就该休息

然而这里不是自由
没有自由却想飞
无异于自折翅羽
禁锢在光亮的牢笼中
连黑暗也不能随心拥有

是怠倦的罪宗
犯人找到
可不能逮住
不能施刑
更不能杀死

笼外的人形物体
迟钝地大问“为什么”
为什么?
昔时的同伴变成了共犯
麻木
自由视而不见
而犯人手握着生死簿
杀掉犯人
意味着白天也不能拥有
到时我将不存在于笼中
可又或许我将永得自由

4

没了琴音
咬破指尖
不流血

昏沉之中有恍惚的梦境
腾卷的紫雾
气状的伪云
是罪恶的摸鱼

然而我却在笑
扬起嘴角留下一个好看的弧度
转瞬即逝
没人发现
监控也偷了闲
所幸不是来自衡中的火眼金睛
请让我继续写诗
打油
不快乐

群字拆开了自我
在面前游走
意义全无
神様什么的并不存在
此刻只剩我在书写
在草稿黑线白纸上

有海的平面
我就是与薰合奏的公主,失了发色的研
触碰
涟漪
镜面碎块
掉落
哗响声

流放在黑渊
一人也无
我是鬼魂
飘荡

而不存在神灵
自然也不存在鬼魂
我是谁
在哪里
请救救我

5

提起笔
在English的作业纸上写下姓名
今晚做个坏孩子
不做数学的蠢臣丑姬

又是鞭炮与翻页声的交响
敲击纸面
此刻是我拥有的宇堂
节奏哗然
开始计量
数着“一、二、三、四“
原地爆满

恶的余辜经久不息
谴责与无意
痛苦与彷徨
我终开始解题

6

四分之一
不会再续
今晚
我就是坏蛋
放弃思考
获得休息
何如何如
天经地义
用三个小时
换得一周笑谈:
“不思进取的享乐鬼”

7(番外)

是周六就好了
回家的晚上
动漫时间

此刻
渴望萌软软的纸片人女孩
光是看着
就心情舒畅——————
世间的宝物

打一串代码
来死循环
永远输出“我是萌豚”

来尝试新的安利
ISLAND与电锯人
去推完剩下的eden

可是是周五
明天的这个时候
雷打不动
我将动漫